鹰潭新闻网

usdt无需实名(caibao.it):职业打假人王海:辛巴是骗子,罗永浩是智商比较高的骗子

来源:鹰潭信息网 发布时间:2020-12-22 浏览次数:

时代周报记者:郭梓昊

脚踢辛巴、拳打罗永浩,短短几天,打假人王海回到了告辞25年的舞台,再次成为聚光灯下的中央。

一句“辛巴直播间的燕窝就是糖水”,王海彻底撕开了带货领域的遮羞布,辛巴为此赔了6700万;随后,王海炮轰抖音带货一哥罗永浩,从漱口水、兰蔻口红到流星项链,接连发博质疑产物造假,死咬罗永浩不放。最后逼得老罗不得不跳出来先行自爆:其直播间销售的“皮尔卡丹”牌羊毛衫掺假。

王海回来了。60、70后最先搜索影象中的王海,而90后们问:这个怼天怼地的中年男子,究竟是谁?

1995年3月,22岁青年王海在北京隆福大厦买了两副索尼耳机,意识到可能是赝品。依据1994年新出的《消法》第49条:消费者买到赝品可要求双倍赔偿。王海决议“以身试法”,紧接着又买了10副耳机,并由此睁开索赔,今后被称为“中国打假第一人”。

硬币的另一面是,王海必须同时面临“知假买假”、“巧取豪夺”等外界质疑。

2000年遭遇津门事宜和南宁风浪后,王海彻底从舆论中央和民众视野内抽身而退,宣布退出小我私家打假行业,转身幕后成立了4家打假公司。虽在事后被曝出公司年收入过万万,但“打假人王海”的光环已然消逝。25年来,即便王海坚持发声,也免不了微博谈论有时为零的尴尬局势。

但这一次,王海乐成了。销声匿迹多年后,他瞄准了带货直播间,一个赝品流窜之地。王海说,带货直播间就是打假人的“富矿”。

打假辛巴和罗永浩,让王海重新站上了风口。12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在西安某星巴克见到了王海。他正在面试两个年轻状师,为自己的团队招兵买马。没有佩带标志性的玄色墨镜,王海身穿深绿色夹克,戴顶玄色帽子,从外表看,很难与网上言辞犀利、死缠烂打的“打假斗士”对上号,但他一启齿,人人就知道,谁人曾经熟悉的王海,回来了。

“辛巴是骗子,罗永浩是智商比较高的骗子”

时代周报:若何看待自己“打假人”的社会定位?

王海:骗子是割普通老百姓韭菜的人,我是割骗子韭菜的人。

时代周报:早前你曾说过,打假辛巴、罗永浩是属于帮消费者维权打假,索赔部门五五分成。在辛巴、罗永浩事宜中,你的公司有没有因此赢利?

王海:暂时还没有,讼事还在打。

我们以为辛巴应该拿出来3个亿以上,而不仅仅是现在的6700万。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物安全法》,这类“糖水”就该退一赔十。我们团队现在受理了近1000个辛巴燕窝事宜的消费者,理论上,我们应该拿到9000万左右。”

时代周报:辛巴、罗永浩方面是否有私下找你息争?

王海:没有,但听说他们正从多个渠道探问我的事。

时代周报:相继盯上辛巴、罗永浩这类电商网红,你是有意为之吗?

王海:就瞎碰上了。在这之前我很少看抖音和快手,也不知道辛巴和罗永浩照样什么带货一哥。打假更多是依赖消费者举报和反馈,就是所谓被动打假。这次是由于他们卖的赝品太多了,犯众怒。

时代周报:两年前,你和著名的微博大v杜子建有过一番交锋。那时你说,粉杜子建的人,不是蠢就是坏。今天,你怎么看辛巴或罗永浩以及他们的粉丝?

王海:低智商没有错。类似杜子建的支持者,你要允许、同情、明白他们,可骗人是不行的。

辛巴和罗永浩实在在我这里也是个骗子,只不外老罗是个智商比较高的骗子。他对社会危害更大、诱骗性更强。至于维护他们的脑残粉,我们剖析这些人的语言习惯、并凭据内部爆料,极大一部门都是水军。

时代周报:为什么你以为罗永浩的诱骗性更大?

王海:打个譬喻,罗永浩砸西门子冰箱这事儿,没有任何的手艺含量,哗众取宠嘛。若是我们来做冰箱打假这事,要研究为什么冰箱会关不牢?是不是手艺缺陷?国家标准和企业标准是怎样的?会给消费者带来怎样的损失?最后就要杀青退货赔款嘛。罗永浩呢?咣咣咣砸完,然后就在那骂,不解决真的问题,却有一堆人拍手。

另有他还债6个亿的事,反倒成了个正面典型,这我不能明白。你要先追究为什么会赔钱,投资人基于对你的信托,给你投了钱。效果,罗永浩一边搞砸了亏钱了,一边还喊着锤子科技是东半球第二好用的手机,我那时刻就给他举报了。

我们看事情要直击本质,不被这些边边角角蒙骗了。就像辛巴卖的到底是糖水照样燕窝?只要敲定是糖水,那你说啥都没用。

时代周报:为什么会想着打假直播电商?

王海:我打假直播电商和一些网红,从2016年就最先了。我以为直播带货这种形式自己是经不起推敲的。一是靠刷单,制造一些虚伪人气;二是虚伪宣传,虚伪宣传质料,虚伪宣传功效,虚伪宣传优惠等,但这些实在凭据知识就能判断出来。

罗永浩卖货也是一样的套路。好比说79.9元的羊毛衫,老罗自己先得收30%的销售佣金,找他带货的谁人商家还要交税,再加一些企业运营成本,一件羊毛衫的真正出厂原价不到30、40块,有可能是真正的皮尔・卡丹吗?另有罗永浩卖的799元海南旅游团,有可能不强迫购物吗?要真799元,旅行社赔得裤衩都没了。

时代周报:自从你打完辛巴火了之后,一天微博后台能收到若干条找你维权的私信?

王海:一天几百、上千条吧。我现在自己都不看,完全关注不外来。

直播带货网红辛巴。

时代周报:12月12日,你发微博打假快手二驴配偶,称其强调白酒产物,隔天却删除相关博文。外界质疑你私下收了公关费,是这样吗?

王海:删掉是由于厥后发现,有个辛巴的水军在带节奏。现在网红必备的法宝就是水军控评。然则我也不避忌公关这事,打假嘛,你告上法院,多数情形不也是庭下息争?这笔钱拿到后会,我也会和维权者分账的嘛。

时代周报:你以为质疑你的全是水军吗?

王海:大部门都是吧。其中一类人有认知缺陷,是被蒙骗的,可以明白;另一种是纯粹的诅咒,这些人我已经放置了状师起诉,也许200多个吧,一人索赔1万块钱。

“实在我一直在受骗呀”

时代周报:打假辛巴、罗永浩后,你似乎重新回到了民众视野中。你自己是一个希望站在舆论中央的人吗?

王海:实在不怎么在意。火的是这个事宜,流量也是阶段性的。我们打假25年了,一辈子都在和骗子打交道,低调实在更好。

时代周报:你整天和骗子打交道,这些人有没有什么共性?

王海:很起劲!都在很起劲地骗人!像莆田系,他们都有内部的群,整天几十、几百条的信息分享怎么能赚到钱、客单价怎么提高,像打鸡血一样。现在莆田系想把一个病人骗到医院,获客成本是6000元,以是这些人更要很用功地、绞劲脑汁地研究若何骗到钱。实在中国的骗术就两种,虚构信息、遮盖信息。我打假打的是诱骗、诈骗,而不是赝品。

时代周报:你似乎很厌恶很憎恨敲诈,最近一次发现自己受骗是什么时刻?

,

电银付激活码

电银付(dianyinzhifu.com)是官方网上推广平台。在线自动销售电银付激活码、电银付POS机。提供电银付安装教程、电银付使用教程、电银付APP使用教程、电银付APP安装教程、电银付APP下载等技术支持。面对全国推广电银付加盟、电银付大盟主、电银付小盟主业务。

,

王海:最近一次上当是在南京的路上,我瞧见一中年农村妇女在那卖无花果,就花了10块钱、买了七八个。回旅店一看,都是坏的、全变质了,那可不就是上当了嘛。另有一次是在西安骑共享单车,交了300押金,效果人家企业跑路了。

实在我一直在受骗呀。我和其他消费者一样,是一个保持着单纯的人。我愿意信赖这个天下的美妙,愿意信赖天下上都是好人嘛,但单纯不代表傻。首先我信赖你是个好人,然后找证据来支持你是个好人这一结论,看看真相相符不相符。另一方面,我还善良,但善良不代表软弱、被人欺凌,以是我要维权。

时代周报:近两年,消费者的维权素质是否有提高?

王海:固然提高了。从退一赔一、退一赔三,到现在食物类都可以退一赔十了。另外,赝品的质量提高了、退货也容易了,这都属于提高。至于消费者,虽然花了25年的时间,但至少现在他们知道可以退一赔一了。

时代周报:花25年去告诉消费者退一赔一?

王海: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啊!许多事情不能一蹴而就的。况且我依旧以为我们的消费者普遍缺少知识。骗人违法的,不知道自己在骗人违法;被侵权的,不知道被侵权。

时代周报:媒体报道说,你的公司在打假诉讼方面,胜少败多。你自己统计过胜率吗?

王海:90%都赢了,否则公司早就撑不下去了。但表面上能看到的就是胜少败多,由于更多的情形是庭下息争,拿钱了嘛。

“打假为挣钱是外界对我最大的误解”

时代周报:公司盈利现在的营收能稍微透露一下吗?

王海:这个不方便透露了。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这四家打假公司就是非营利性的。公司现在没有主营业务收入。帮企业打假这些活,都转到我对接的状师事务所去了。

时代周报:可以明白为四家打假公司只是个表象,不是你的主要盈利模块,另有更大的实体在支持你继续打假吗?

王海:对,可以这么说。

时代周报:近些年,你似乎不再向民众提及你赚了若干钱。为什么?

王海:2013年、2015年,我照样说的,但现在不谈了。由于带节奏和相关争议越来越多了,我们忧郁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被带得太远,加深误解。

时代周报:在你看来,民众对你产生了哪些误解?

王海:最大的误会就是,他们以为我打假是为了挣钱。

媒体总是引用我之前说过的一句话:打假与正义无关,赚钱才气高尚,但我的原话是,打假的念头与正义无关。由于打假自己就是正义的,不管你是基于什么目的,着名也好、赢利也好。就像罗永浩,虽然我现在一直骂他是骗子,但实在2011年罗永浩砸冰箱时,我还发文支持他来着。就算他是哗众取宠,但见告群众真相、揭破打假,自己就是正义的。

时代周报:你忧郁引发晦气舆论才不透露公司盈利。可你说过,自己并不在意他人看法。

王海:我是不怕别人说,但我忧郁他们继续傻下去。像罗永浩、辛巴,我打假你,实时阻止你作恶,你的罪行就少了些,你是不是要感谢我,要给我送钱呀?本质的器械是没办法改变的,就是我辅助他们住手犯错。早些年对我有争议的人都是由于傻、单纯,现在更多是由于坏,水军发一条给几毛钱,他们也要营生嘛。

时代周报:你这么正义的吗?

王海:固然了,这不很正常吗?人是逐渐要越来越正义的。老男子嘛,弄个佛珠;老女人,就要搞个礼佛。我没读过佛学,但我们打假过大师,研究过这些大师忽悠人的套路,好比李一,好比王林。

时代周报:你自己这套理论,是不是也在忽悠人?

王海:固然不。我是个正儿八经的道德楷模(同时向时代周报记者出示了2012年《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的多篇报道)。

时代周报:你曾说过“赚钱只是手段,打假才是目的”,还把它挂在微博署名上。但近期你似乎把这条删去了,你的想法变了?

王海:没有,我一直都是这个想法。若是赚钱是目的的话,卖赝品更赚钱,由于碰上像我这样死缠烂打的很少。1995年,那时中央台采访我的记者哈文就跟我说,你看莆田系骗子都开上两辆豪车了,一台载老板、一台载保镖。什么时刻打假人才气开宝马坐奔腾啊?

在我这,打假是公益的,维权是商业行为。通过打假揭破这个事,让人人不再受骗受骗是公益的,但通过诉讼帮你把钱要回来、退一赔三,这就要收费了。打假与挣钱并不矛盾。

时代周报:那你现在开上奔腾宝马了吗?

王海:一定开上了,那也没若干钱。最难的照样人们看法的改变,在看待打假上,我们的想法要与时俱进,不能追求理想主义,只能有限正义。无私奉献对应坐享其成,做好事不得好报,那做好事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我的娱乐就是揭破罗永浩”

时代周报:你打假的终极愿景是什么?

王海:幸福感最大化。

时代周报:怎样才算幸福感最大化?

王海:目的实现了,那就是幸福感最大化。就我小我私家而言,追求的就是打假乐成的成就感,并以此为乐。人人娱乐的方式不一样,你可能是唱唱歌,我的娱乐就是揭破罗永浩。

时代周报:若是是一笔完全挣不到钱的打假生意,你会做吗?

王海:固然会了,不外照样要看有没有价值。

时代周报:你怎么判断有没有价值?

王海:就是社会价值,对民众能够有警戒意义的。只要相符这个就可以去做,可以赔钱去做。以是我总说我们是“非营利公司”,索赔只是手段。就像你闯红灯,罚款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教育你,是为了约束作恶。

时代周报:若是商家给你钱,以求相安无事。这正常吗?

王海:正常,这也是正义呀,这叫有限正义。我通过民事罚款的方式,责罚你的诱骗造假。况且我不责罚,不代表别人就不责罚了。

时代周报:这笔钱不给到相关部门,也不给到消费者,而是给到你自己,能代表已经到达责罚效果了吗?

王海:假冒伪劣这么多,就是由于羁系缺位,以是为什么罚款该给有关部门呢?罚款该给到举报人或维权者,而我就是举报人。

实在我做的事,许多人都可以干,人人都能成为打假人,但大部门人就是不愿意动脑筋。譬喻2009年,我们团队打淘宝时,商品历史价钱就明晃晃摆在网站上,效果商家搞打折促销,原来5块的器械上调至8块,再打折到6块。我说这就是典型的价钱歧视。但普通老百姓就不会动脑筋调出来查一下、看一看,这都是知识。

时代周报:你最近呆在西安是由于打假吗?下一步准备打谁?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