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新闻网

电银付app使用教程(dianyinzhifu.com):两年内第四次大选:以色列政治困局从何而来?

来源:鹰潭信息网 发布时间:2020-12-25 浏览次数:

  当地时间12月23日破晓,以色列议会议长亚里夫·莱文(Yariv Levin)宣布遣散以色列议会,于2021年3月重新举行大选。继2019年4月、2019年9月和2020年3月的三次大选后,以色列第23届议会在宣誓就职后仅7个月便自动遣散,以色列即将面临两年内的第四次大选,以色列政治再次陷入盘据与重组的僵局。

  执政同盟早已名存实亡

  以色列本届政府由利库德团体和蓝白党团结组建。凭据双方今年4月杀青的团结政府协议,本届政府由利库德团体向导人内塔尼亚胡先出任总理,蓝白党向导人本尼·甘茨(Benny Gantz)先出任副总理兼国防部长,为期18个月;到2021年11月,甘茨接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改任副总理。

  12月23日议会遣散后,内塔尼亚胡和甘茨相互指责对方违反执政同盟协定,将国家拖入了新一轮选举。

  然而无论对内塔尼亚胡照样甘茨而言,在这一时间举行大选都并不相符其自身利益。只管内塔尼亚胡支持在“总理轮换期”到来前举行提前大选,但他的最佳选举时间应当是2021年夏日,由于届时新冠疫苗预计可以在以色列海内大规模接种,这将成为内塔尼亚胡执政时代主要的政治成就;内塔尼亚胡也希望能在其执政时代通过宽免法案,使其免于溃烂诉讼;日前刚刚崛起的、由利库德团体原成员吉德翁·萨尔(Gideon Sa'ar)建立的“新希望”(New Hope)党的势力也有望获得打压。

  从甘茨的角度来看,他向导的蓝白党在近期民调中效果昏暗,已经从去年的第一大党沦为仅能通过“选举门槛”(编注:进入以色列议会需要获得的最低得票比例,现在定为3.25%)的边缘小党,甘茨本人的支持率一落千丈,此时举行大选,等于是宣告了甘茨政治生涯的终结。

  然而在以色列的政治困局下,当前利库德团体与蓝白党主导下的执政同盟已经难以为继,这一“注定失败”的政治同盟早已名存实亡。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鼎力推动下,以色列在2020年取得了外交上的重大突破,先后同阿联酋、巴林、苏丹和摩洛哥等阿拉伯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然而在多数外交实践中,以色列方的主要参与者仅包罗总理内塔尼亚胡及其政治盟友,而以色列二号政治人物甘茨以及同为蓝白党成员的外交部长加比·阿什克纳齐(Gabi Ashkenazi)却无法获知相关的最新信息。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以色列与阿联酋最初举行谈判时,甘茨与阿什克纳齐并不知情,主要谈判事务被内塔尼亚胡交由以色列驻美大使罗恩·德尔默(Ron Dermer)处置;甘茨关于协议中美国对阿联酋出售F-35战斗机相关条款的质询也未获得内塔尼亚胡的明确回答。11月,据信内塔尼亚胡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举行秘密会晤,甘茨与阿什克纳齐再次被屏障在决议圈之外。只管内塔尼亚胡在与摩洛哥宣布关系正常化前几小时与甘茨举行了电话攀谈,但并未见告甘茨正常化协议的内容,甘茨事后才从白宫获悉相关信息。

  这些以色列近期最主要的外交事宜中,所谓执政同盟的一方已经被完全清扫在外,在任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从外国政府那里才得以领会到本国的最新外交决议,可谓取笑至极。

  12月22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揭晓电视讲话。新华网 图

  被工具化的预算案和右倾的政治生态

  当前的以色列政府是在延续两次大选未乐成组阁以及新冠病毒在海内大规模盛行的靠山下组成的“新冠内阁”,具有临时性和妥协性的特征,其内部的多重矛盾无法通过政府建立时签署的执政同盟协议获得解决。

  此次执政同盟破碎的导火索是国家预算无法在议会中通过。按以色列法律规定,若在停止日期前无法通过国家预算,议会将自动遣散。因此,预算案能够成为在既定时间内决议执政同盟存废的有用工具。两党围绕预算案举行的博弈,实质上焦点问题是总理轮换制度是否会获得执行的问题。

  在预算第一次停止日期前,利库德团体和蓝白党由于无法就2020-2021年两年期国家预算杀青一致,因此通过协议将预算案日期推迟到了12月23日。在内塔尼亚胡及其亲密盟友、财政部长以色列·卡茨(Yisrael Katz)的运作下,预算案迟迟无法获得通过。以色列《国土报》接连公布数篇社论对甘茨举行了辛辣的讽刺,以为他天真地信托了内塔尼亚胡所谓“轮流执政”的答应,却被内塔尼亚胡以拒绝预算案的方式玩弄于股掌之中。

  12月,利库德团体和蓝白党就新一轮延伸预算的相关协议举行了多次相同。然而由于双方配合面临党内盘据的压力,再次推迟停止日期的议案最终以47票赞成、49票否决的效果未获通过,直接引发了政府的遣散与新一轮大选的最先。

  以色列政治气力和选民倾向团体“向右转”,是利库德团体与中左翼蓝白党无法维持其执政同盟的深层缘故原由。巴以问题不再是影响中东国家对外政策的主要因素,以色列近期与阿联酋、巴林等国关系正常化协议的签署使以色列面临的外交压力连续削减,“鸽派”思想在以色列愈发失去市场,强硬态度成为了更多以色列选民的选择。

  最新的民调效果显示,以蓝白党和工党为代表的以色列中左翼气力正在面临彻底的虚弱。据现在民调展望,蓝白党仅能获得5个议会席位,甘茨已经失去任何向导政党的公信力;而若是没有甘茨作为内塔尼亚胡的潜在替代者,蓝白党甚至没有理由继续作为一个政治实体而存在。根据现在的下降趋势,到明年3月大选时蓝白党很可能将处于3.25%的“选举门槛”之下。

  与其运气相似的是曾经在以色列拥有绝对主导地位的工党,在近期所有民意调查中甚至都没有跨越“选举门槛”。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未来热门的总理候选人所有出自右翼政党,利库德团体、团结右翼(YAMINA)、新希望党等右翼政党在民调中占有了绝大多数份额。

  多重因素将影响新一轮大选

,

欧博开户_ALLbet6.com

欢迎进入欧博开户(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聚焦以色列新一轮大选,存在多个不确定因素。首先,一个最显著的转变就是传统的右翼和中左翼之争在此次选举中演变成了右翼内部的选票之争。

  只管内塔尼亚胡和甘茨在已往三届选举中举行过艰难的斗争,但由于甘茨的支持者主要来自中左翼,内塔尼亚胡可以通过指责他为弱者和“左派”,从而牢牢凝聚起右翼选民群体,牢固右翼票仓。然而此次选举中,内塔尼亚胡的头号对手吉德翁·萨尔和二号对手纳夫塔利·贝内特(Naftali Bennett)都是拥有壮大号召力的右翼向导者。

  疫情时代,贝内特提出的扶持中小企业、失业者复工设计等主张深得民心,他向导的团结右翼党在12月初的民调中的支持率一度攀升,可能取得21个议会席位,成为内塔尼亚胡的强力竞争者。贝内特提出,以色列选民可以分为三类:中左翼选民、不能忍受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选民和强硬的右翼选民,而他所关注的就是后两个群体。

  然而政府遣散前一周的12月17日,前利库德团体议员萨尔出走另立新政党“新希望”党,随后多名议员宣布加入该党,这随即大幅度扭转了事态,从利库德团体和团结右翼党同时分散了大量选民,在最新的几回民调效果中都排名第二。从意识形态来看,无论团结右翼照样新希望党,其右翼主张并不存在基本区别,二者都秉持大以色列主张,以为犹太人有权在“以色列地”(编注:Eretz Israel,该观点来自《圣经》中给犹太人的“应许之地”,在现在的政治语境中指包罗现在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等国所在的区域)上的任何地方定居,并拒绝两国解决方案。

  2019年12月27日,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四周,吉德翁·萨尔在选举后向支持者揭晓讲话。新华社 图

  面临来自右翼向导人的挑战,内塔尼亚胡现在仍在延续其一向的计谋,将萨尔与否决党首脑亚伊尔·拉皮德(Yair Lapid)以及左派联系在一起。内塔尼亚胡在推特中称,“吉德翁·萨尔只能与拉皮德和左翼一起组成政府,别无选择。”此举旨在重新希望党支持者中唤回右翼选民。但拉皮德的回应却显示,中左翼政党有意团结新希望党,配合终结内塔尼亚胡的连任设计。

  其次,就现在来看,内塔尼亚胡在新一轮大选中很难再享受到来自美国的选举盈利。

  内塔尼亚胡在近两年的三次大选中,特朗普一再为内塔尼亚胡送上助选“大礼”,同特朗普的亲密关系使内塔尼亚胡在三次大选中都能够卓有成效地打出外交牌。

  然而,“后特朗普时代”的到来意味着内塔尼亚胡之前的选举符号和宣传或许会成为此次选举中的负资产。2019年3月的选举中,内塔尼亚胡曾在选举广告中着力宣传他对奥巴马的“教训”,宣传他若何见告奥巴马以色列不可能重返1967年巴以界限的缘故原由。这个选举广告旨在展示以色列能够顶住美国压力、捍卫以色列利益。

  然而在美国大选总统拜登明年上台之后,内塔尼亚胡在奥巴马时期同民主党的龃龉却给以色列带来了新的外交压力,使内塔尼亚胡面临破坏了美以“特殊关系”的指责。而拜登希望美国重新加入伊核协议、与巴勒斯坦恢复外交接触等亮相,与内塔尼亚胡的一向主张相悖。

  内塔尼亚胡的诉讼案件也将成为未来大选中的一大主要因素。2019年和2020年的三轮选举以及新冠疫情拖延了内塔尼亚胡三起案件的诉讼程序。今年12月议会遣散的新闻一经公布,甘茨随即公布推特称,内塔尼亚胡将国家带进新一轮选举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他本人不必上法庭。

  若是内塔尼亚胡的案件审讯在2021年2月如期举行,这将在大选时代极大损害其公共形象和公信力。一旦在3月的大选中失败,内塔尼亚胡将无法通过担任政治职务的方式免于治罪,因此大选成为了他争取自由和政治生计的主要赌局。同样,内塔尼亚胡被起诉的三起案件以及涉及到内塔尼亚胡知己人士的潜艇案件,都将成为其政治对手攻讦的焦点,对选情发生主要影响。

  对深陷诉讼的内塔尼亚胡而言,其现在最主要的关切在于通过相关法案获得在职人士的宽免权。若是无法赢得大选,他可能会勉力行使否决派之间的分歧,以确保没有人可以组建政府,那么内塔尼亚胡将在新一轮大选失败后继续担任看守总理,直到以色列在两年半的时间内举行第五次大选。

  民调显示内塔尼亚胡或难再组阁

  议会遣散后,新一轮竞选活动将连续90天。以色列12频道和13频道最新的民意调查效果较为一致,若是现在举行选举,利库德团体将获得28至29个席位,第二大党新希望党会获得18至19个席位,未来党获得16个席位,团结右翼13至14个席位,阿拉伯政党同盟“团结名单”保持11个席位,宗教政党沙斯党和犹太圣经同盟各获8个席位,“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获7个席位,梅雷兹党和蓝白党划分获得5个席位,工党、桥党等政党都无法通过选举门槛。

  根据现在的民调效果,内塔尼亚胡无法倚靠其传统盟友组成跨越议会半数即至少61席的团结政府。利库德团体与沙斯党、犹太圣经同盟、团结右翼的团结仅能到达58个席位;而否决内塔尼亚胡的政党若是团结起来,即若是新希望党、未来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蓝白党、梅雷兹党与“团结名单”组成政治同盟,可能获得62个席位从而组建政府。

  据12频道展望,若是甘茨和阿什克纳齐退出蓝白党,该党将无法通过选举门槛,而利库德团体的席位将增加到30席,未来党将获得19席并成为第二大党,新希望党仍将保留18席。在这种情况下,利库德团体、宗教政党和团结右翼的团结将到达59席,仍然不足以组阁;然而否决内塔尼亚胡的政党若是与“团结名单”组成执政同盟,将获得61席,可以组阁。

  在这两种情况下,只管利库德团体仍能够维持第一大党的优势,但其组阁乐成率都异常低;而反内塔尼亚胡的同盟则在民调中显示强势,拥有较大的组阁可能。

  在访谈中,38%的以色列人将内塔尼亚胡归罪为此次以色列被拖入第四次大选的罪魁祸首。内塔尼亚胡现在已经成为在任时间最长的以色列总理,以色列的政治困局与内塔尼亚胡小我私家的政治逆境息息相关,也反映了以色列近年来政治连续右倾的整体趋势。

  (张璇,复旦大学宗教与中国国家安全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