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新闻网

电银付使用教程(dianyinzhifu.com):悲痛是一种看待“失去”的情绪反映

来源:鹰潭信息网 发布时间:2020-12-17 浏览次数:

【编者按】

茱莉娅·塞缪尔(Julia Samuel),悲痛心理治疗师,伦敦圣玛丽医院妇幼保健先驱人物,英国丧亲儿童基金会(Child Bereavement UK)创始人。在《悲痛》一书中,她强调,实在悲痛指点的重点从来不是化解悲痛,“我看过无数被压垮的例子,都不是由于他们很痛苦,击垮他们的,是那些他们为了制止痛苦而做出的其他行为……若是你压制痛苦、无视它,你照样能继续活下去,甚至可以活得不错,但你仅剩下的情绪将会十分有限。”悲痛是人生课题,而只有做了这门作业,我们才气被治愈。本文选自该书《明了悲痛》一节,由汹涌新闻经中信出书团体授权公布。

悲痛是什么?

悲痛是一种看待“失去”的情绪反映,在本书里,特指对殒命。悼念是我们被迫调整自己去顺应斯人已逝的天下的历程。就像本书说明的那样,悲痛是一个高度个人化、自相矛盾、杂乱和无法展望的心里历程。若是想控制它,就需要明了并学会与这样的焦点悖论共处:我们必须学会伴着事与愿违的现实来生涯。

这迫使我们面临自己的殒命,我们一辈子都在否认它,通常通过确立秩序来匹敌它——由于若是有了秩序,就有了预期,更主要的是,有了控制。殒命打破了控制,对我们施以它残酷的最终气力,而正是这个现实令我们感应云云难以接受。

面临悲痛,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来忍受失去的痛苦,而不是匹敌或者阻隔。为此,我们需要来自家人和同伙的支持与爱,以及明了这个历程中发生的事情。

悲痛的历程

每个人都市讨论悲痛的历程,这是一个内在反映跟外在反映同样多的历程。通常我们用一座冰山来比喻它:海平面以上那些被看到的——我们的话语、我们的样子和我们的表达——只占整体的三分之一。隐藏在海平面以下的,是一场失去的痛苦与生计的天性之间的“拔河比赛”。这是个动态历程——往返往复——在失去与恢复之间。伤悲、眼泪、呜咽和对于逝者的深切关注,与当下生涯里的事务相切换,这些事务维持着一样平常的运作,让人从悲痛中缓过神来,对未来发生希望。随着时间流逝,我们逐渐顺应了殒命的真相,随着这种顺应,我们在情绪上也稍稍缓过来,能够全心投入到当下的生涯中去。这个历程既是有意识的也是无意识的,一开始心理挣扎十分猛烈,但当我们学会更好地治理悲痛,后面便会越来越容易渡过。

悲痛的悖论

悲痛的悖论在于,学会带着痛苦活下去正是治愈我们的方式。应对悲痛并不需要专一于理论;需要的是在悲痛来袭时(它通常有如风暴肆虐)忍受它,然后通过转移注意力,投入一样平常的忙碌,或做一些可以带来抚慰和平复心情的事情——来缓一口气。我们总是在这南北极往返摇晃,顺应我们不想面临的事实:我们爱的人已经不在了。

,

欧博Allbet

欢迎进入欧博Allbet官网(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悲痛的本质是,殒命迫使我们面临一个我们本能回避的事实。我们经常用习惯性的行为将这个无法解决的矛盾所造成的痛苦拒之身外,然则,这可能辅助我们,也可能危险我们。

痛苦是改变的契机。这是一个很难明了的观点。但我们要知道,若是一切按部就班,都很令人满足的话,我们是不会有动力去改变任何器械的。若是相反,我们在一样平常生涯中不停被不安、厌倦、气忿、焦虑或者恐惧等情绪折磨的话,通常便会扪心自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是我们的人际关系照样事情?我们需要改变什么才气重新感应满足,甚至快乐?当一个人殒命,改变被强加于我们,我们感受到更大的痛苦,这种痛苦强迫我们去顺应已经变得差别的外在和心里天下。

给我们危险最大的往往是那些我们试图逃避痛苦的行为。我们童年发展出的逃避精神痛苦的行为会自动成为我们厥后应对难题的方式。这些默认的行为是否有用因人而异。有烦恼时,与同伙交流是正面行为,用酒精麻木自己是负面行为。我们的义务是分清哪些是正面行为,哪些是负面行为,同时学习新的行为以提高我们忍受和表达痛苦的能力。

只管我们知道逝者已去,但仍会以为音容宛在。我们想象他们的身体依然在世:我们疑惑他们是否感应伶仃、严寒或者恐惧;我们在自己的头脑里与他们对话,让他们在生涯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上给我们指引。我们在街上寻找他们,通过听他们爱听的音乐或者闻他们的衣服与他们相联络。逝者存在于我们的生涯里,但同时,并不是以肉身形式存在。我们可能感觉到这是一段正在继续的关系,但同时,我们明了其中不会再有任何事情发生。若是我们不能认识到甚至否认这个事实,我们的心里会变得杂乱而不平衡。然则若是我们明了了这一点,几近吞没我们的悲痛情绪却会酿成一种抚慰。

我们要学会在“放下”和“不放”之间转换。葬礼和省墓之类的仪式体现了“放下”——认可逝者的肉身不再存在。人们以为必须彻底遗忘自己所爱的人,随后又被遗弃了他们的罪恶感折磨;但实在我们与逝者的关系仍在继续,只管方式完全差别。殒命偷走了我们的预期和希望,但却带不走我们曾经拥有的关系。我们与逝者的联络在本质上被我们的影象维持。这些影象也许是我们拥有的最名贵的礼物。它们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成为我们继续生涯的指引和见证。

我们可能会希望重新变得快乐,我们知道这是对的,也是公正的。可是我们感受到愧疚,由于重新变得快乐看起来总是有些纰谬,有些糟糕。我们的大脑与心里之间经常有冲突:好比说,大脑告诉我们这件事是一个恐怖的意外,可是我们心里总是以为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这两种想法之间会有猛烈的争斗,让我们疲惫不堪,心力交瘁。我们需要让这南北极能够共处。我们需要同时抱持这两种想法——明了了这点,便能让我们不再感应被约束。

若是失亲者显示得很勇敢,起劲继续生涯下去,社会便会对他们很满足;若是他们选择逃避,无法面临,社会便会对他们不满足。矛盾在于,应该被关注的悲痛总是会被一些方式强行打断,好比用来匹敌痛苦的自我治疗等。作为社会成员,我们需要学会支持康健的悲痛,需要辅助人人明了每个人在这件事情上都有自己的节奏。

英伦文化充满了这样的信心:我们能够修复任何事,然后将它变得更好;若是我们不能,那也可以抛弃我们所拥有的器械,然后重新来过。悲痛是这种信心的对立面:它不接受逃避,它需要忍受,它强迫我们接受这世上有些器械就是无法修复的。

《企鹅经典:小彩虹 第二辑》之《悲痛》,[英]茱莉娅·塞缪尔等,黄函译,中信出书社团体2020年11月。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