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新闻网

用usdt充值(www.caibao.it):章子怡回应“少女感”争议 首部电视剧演技遭质疑

来源:鹰潭信息网 发布时间:2021-01-18 浏览次数:

  作者: 葛怡婷

   [ 《上阳赋》第一出品方是飞宝传媒,这是一家2013年成立于上海仓城影视文化园的经纪公司,完善影视、阿里影业均是该公司的投资方,章子怡是该企业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35%。 ]

   章子怡出演的首部电视剧《上阳赋》刚开播,就因她与岁数不符的扮相招致观众指斥。

   第一集开头,章子怡作为领衔主演华美登场,这是主人公王儇的及笄礼,即古代女子15岁所行的成人礼,出演这一角色的章子怡那时已38岁。若是说殿堂上的威仪与清凉,让观众无法与及笄年华的少女相联系,那么章子怡随后为演绎少女的娇俏和灵动而特意设计的演出,更让观众感应有些违和。

   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教授沈嘉熠最近也追了几集《上阳赋》,她以为章子怡现在的岁数和气质究竟和《我的父亲母亲》时代有所差别。“她的脸上有一种疲劳感,这不是角色赋予的,而是演员自身的那种疲劳感,这是难以掩饰的。”在沈嘉熠看来,前几集章子怡太想演得娇俏,反而失去了少女的分寸感,“至少前半部门的演出,松懈度有些不够,演少女的这一段可能是太用劲儿了,反而被角色的岁数感约束住了”。

   当“章子怡少女感”出现在热搜时,章子怡也按捺不住指斥片方和平台拿“少女感”营销:“少女感没有什么欠好,但请别强按在我身上!我演王儇的时刻38岁,下个月42,这两个数字哪个跟‘少女’有关?我是很苏醒的!接到剧本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要跟阿妩一起发展和转变,观众是需要一个清净的环境去领会和熟悉‘她’的。我是本本分分地塑造角色,其他对我的消费大可不必!”

   巧合的是,在章子怡担任导师的《我就是演员》中,另一位嘉宾郝蕾曾云云指斥金莎的演出:“歌手可以有少女感,歌手是自己,但演员不是,永远有一个角色摆在演员眼前,到了什么年数就要演什么年数的戏,若是四十几岁了,还保持少女感,演一个少女,那旁边的少女演什么。”

   在众多排挤古装剧集中,章子怡领衔主演毋庸置疑是一大卖点,在剧集开播之时通过她的小我私家影响力打开局势,提高收视或许是剧组云云选择的考量,事实上从开播首日的讨论热度来看也达到了这一目的。从具体操作来看,《上阳赋》邀请了许多大牌演员,在演员薪酬上是一笔较大开支,再邀约一位与章子怡相匹配的年轻演员,又是一笔不菲的职员开支,除了资金之外,更难的是让一个有相当流量的小花负担前几集的戏份,从现在娱乐明星之间玄妙关系来看,顶流的小花也未必愿意参演。

,

usdt币游

欢迎进入usdt币游网址(Allbet Gaming):www.aLLbetgame.us,欧博allbet网址开放欧博allbet网址、会员注册、代理开户、电脑客户端下载、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

,

   《上阳赋》共有68集,章子怡将演绎王儇一生的故事,也就是从少女一直演到中年。在沈嘉熠看来,作为大女主戏,女性身份角色的转换和发展,实际上照样有可挖掘的故事,章子怡在后半部门的出演照样令人期待的。

   《上阳赋》第一出品方是飞宝传媒。天眼查信息显示,这是一家2013年成立于上海仓城影视文化园的经纪公司,完善影视、阿里影业均是该公司的投资方,章子怡是该企业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35%。在《上阳赋》一支一分钟的预告片中,所有的镜头中只有章子怡一人,也仅打出章子怡一人的名字。由此可见,在《上阳赋》中,章子怡占有绝对主导权。

   《上阳赋》实际上运气颇为跌宕。这部改编自网文大IP《帝王业》的古装巨制于2018年杀青,在设计播出时受到“限古令”政策影响,2019年由《帝凰业》更名为《山河故人》,一年多之后再度更名《上阳赋》播出。换句话说,这是一部积压已久的古装剧集,在那时的市场环境下,大女主戏照样潮水,三年之后再看曾经盛行的诸如“先婚后爱”、“人人爱女主”的玛丽苏剧情,观众难免感应审美疲劳。

   不外,章子怡的领衔简直为《上阳赋》带来了行业中顶级的创作团队。总导演侯咏与张艺谋多次互助,是《我的父亲母亲》《英雄》的摄影师,与章子怡互助过影戏《茉莉花开》。该剧摄影指导之一是《一代宗师》的摄影师菲利普・勒素。美术总监韩忠也是与章子怡有过互助的业内资深美术设计。再看阵容,除了章子怡之外,云集了周一围、于和伟、惠英红、赵雅芝、贾一平等实力派演员。从现在播出的12集来看,服装、道具、置景等硬件层面相当考究,演员的演技也在水准线上。

   从全球局限来看,影戏人才向剧集流动已成为大势所趋。从《纸牌屋》到《权力的游戏》,影戏级其余阵容、创作团队、投资体量带来的高口碑、高收视被载入史册,也吸引了诸如马修・麦康纳、艾玛・斯通、妮可・基德曼等奥斯卡影帝影后。“随着前言生态的转变,社会文化整体下沉。未往复影戏院就和已往去剧场一样,当主流观众更多地锁定在小屏幕和移动端的时刻,电视剧或者网剧的职位最先转变,可以说主流观众的移位带来了资金的移位,进而又带来了人才的移位。”沈嘉熠示意。

   从《上阳赋》立项的时间来看,海内局限,影戏人转战小屏幕在已往几年成为潮水,好比周迅回归电视剧的《红高粱》《如懿传》、倪妮陈坤出演《天盛长歌》、张震的《宸汐缘》、汤唯的《大明风华》、周冬雨的《麻雀》等等。影戏演员转战剧集并非“屈尊”或者“下凡”,而是恰逢其时的选择。然则,当影戏演员转战小屏幕时,却在许多时刻被指斥“水土不服”,观众对影戏演员的显示期待较高,与预期不符便会感应失望。另一方面,观众质疑的是,影戏演员向来处在演出小看链的顶端,为什么拍起剧集反而演技失灵了呢?

   从演出层面来看,影戏和电视剧在艺术和创作上方式的差别,决议着演员演出方式差别。沈嘉熠向第一财经示意,影戏演出毋庸置疑需要更细腻的处置。“影戏是大银幕大特写,演员通过细腻的眼神转变通报情绪;电视剧篇幅很长,叙事旁枝许多,演员在台词和情绪表达上和影戏的演出方式不一样。”她认为,另一方面,观众的体验也受制于旁观模式的差别,在影戏院的黑匣子中,观众全身心接受大银幕提供的信息,感受演员在细微情绪上的处置和表达,但看网剧或者电视剧,不少人一边追剧一边做其余事情,甚至是倍速旁观,更关注故事的转变而非演员的演出,因此无法体会演员的细腻处置,和人物角色共情,进而对演员演技感应失望。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